賞味書

(原 訥履)你坐在那里沙沙地写着字,这个房间才一点点地暖和了

📠手帐或者日记 weibo同名

偶尔发发照片 说说话

"十年前的朋友"和"十年的朋友"





也许是因为时机正巧或者时候到了,有些零碎念想长篇大论平日里是不可能写在本子里的。
有关失而复得① 和 好朋友②。

①:庆幸很多,还有侥幸

②:这是一个含有特指意味的词。慎重地用没什么坏处,无论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特别排除不在这个范畴的另一类,虽然经常一起吃饭上厕所聊八卦互相点赞祝福么么哒的,叫做玩伴。


在最前面想分享飞行官小北的一篇小文章《希望我们是永远的朋友》。

http://weibo.com/1868306103/BFQtTCJvE 


"原来不在一起生活,是这么可怕的事啊"
夜聊时我问妈妈:如果不生活在一起的话,怎么继续当好朋友? 她说:很容易啊,如果真的好的话,就算不联系也云云。

但是,什么叫真的好? 自以为是的笃定好像太狂妄了。
"在心里"这种说法玄得很,太久没碰的铁盒要是锁锈得不成样连打开都是问题。

我的好朋友,并没能全部顺利地继续留在我身边。

有的是尚想着一定要在之后主动找她的,有的则是用旁人的话来说"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吧"。
人总会改变那是自然,但可惜了,没能在你身边见证你的改变,以至于没法一下子硬介入现在的你。偏是有过去的关系来作反衬,如今手足无措。无奈吧,没办法。

从此称呼止为 某段时间里的朋友。

天知道这并不是我的本意。




"我真的没有想到高中三年又会和你一起过。"很平常的下午在从图书馆去教室的路上她突然勾着我肩膀说。

在一种即使一点点带有类似感情的话就觉得矫情无法说出口的关系里,听到这样的话难免沉默了一阵。

她是一个绝对不会主动以问候和闲聊来维护所谓友情的人,也懒得不行,何况新朋友总会有,好像总是能相处得不错。要是你不来找我/我也不会去找你的 这样的类型。

三年还不熟/三年我们很好/三年我们没有联系/三年我们很好

没有拖泥带水犹犹豫豫,好像是任着摆布一样。

只是因为生活圈子是否有交集。连生活的区域都隔得老远,何况交往的人了。即使中间聊上一次,多数情况下当过去的记忆已经被翻来覆去说烂了,也就无言相对免得讨没趣了。
好像没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也没太多差别。我们相互表示完全理解,回想起来自己都觉得厉害,"知道吗我们两个三年完全没有联系啊"

就像一个塑造的过程,恰巧地契合加上时间的洗礼,所以坚固了,但人却走开了。

所以才笑着说 "没有想到耶"。竟然有幸能感受了一把失而复得的滋味。同时悄悄呼了一口气,好险。

各自的同学,即使是高一共同的朋友也觉得: 看不出来你们两个是好朋友,怎么搞的。至少看起来,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但互补这样的说法,好像确实有理。 豪不犹豫地说我们对相互的了解,从内心本性到家族系谱都清楚得很。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倒有一种这下丢不掉了的笃定,难得的。
所以完全是感谢命运了。 还好这三年我们又一起度过。




〔所以这一周呢,有什么有趣的事吗?〕他在电话那头这样说。

六年前的同桌。之后同校不同班,这时候一个学校到底有多大,就更加明显。偶尔会听说,偶尔节日快乐,最多两三句交流近况。再后来离得更远,仅有几次的对话大概是"明天要去你们学校比赛" "xxx说要回初中一趟 你们呢" 两人自嘲是一年见一次的频率,还是匆匆地见。

不知道怎么地,某一天电话响起来了。我做好了缠着学霸问问题的准备,然后开始从天南聊到地北。

硬是把几年前的旧事记起来,如初次见面一般想把当时应该让对方知道的事,不留遗漏转达一遍。不论是什么都可以。
有一种仅仅在几个周末的晚上,把这么多年来没有说的话全说了的感觉。

各自的新朋友一个也不认识,但也在听日常琐事的过程中把他周围的人大致记住。抱怨在前面气味一阵阵的男生,聊聊偷走他照片的女孩。沉默的时间并不少,刷物理或是写作文互不干扰,那种即使不说话也会让人觉得很安稳的气氛。交换各自的复习资料,再弱智的问题也不用担心地问出口。

〔你爸妈不会说你干嘛老挂着耳机打电话?〕〔如果是你的话就没关系。〕

大概就是这样的关系,从小开始只要听他说话就止不住笑, 相互揭短取乐,无所顾忌到那种既然是你就没关系的心情。

我不确定这样的联系是否能一直维持,毕竟只是莫名其妙定下的一个不成文约定。有时笑着想“拜托这件事我已经听你说过一次了”,但始终怀着还能这样说着话已经足够幸运的心情。因为担心打扰到对方,或者〔我不知道有什么理由来找你〕,始终在小心地解释着,维护着。


所以我想如果之后不要被分隔得太远那就好了,“今天很棒耶,想和你说说。”





不会每次都有命运好心地安排,想要某一方在一念里偶然叩开大门也并不容易。自然而然的,在某些微妙心情作祟下,安慰自己说算了往前吧,倒成了理所应当。

有三五个知根知底的好友是好事,但有众多知根知底的朋友,是吗
但是更愿意去重交新朋友还是去找回旧朋友,还真不好说。总会有你觉得更好的出现,甚至是因为现状所迫必须要接受这样的新鲜注入。

但我真的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何况"但求曾经拥有"这样的说法根本就不讨喜欢。
我真希望一开始就能到最后。

也许中间会有留白的一段时间,甚至不短。

但等时间到了,你就回来了。那样最好了。

评论(2)
热度(13)

© 賞味書 | Powered by LOFTER